庞若君去找君冥夜,做什么?说什么?君九都不在乎,因为她相信君冥夜对颜曼冬的感情,那是任何女人都插不进去的。

慢悠悠回到寝宫。走进去,抬头看到坐在桌边的三人齐刷刷看向她。

小五瞪圆了猫眼,噌的原地蹦起来,小五张开手扑了过来。“主人可回来了!怎么样?顺利吗?”

“我把灭神针给他了。”君九说道,微笑着抬手摸了摸小五脑袋。

随即看向屋中其他两人,墨无越和沧尘在这儿。

墨无越微勾嘴角,金眸宠溺的看着她。开口:“那看来很顺利了。不过夜君压根没意识到,小九儿的意思吧?”

“什么意思?”沧尘疑惑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他一头雾水,总觉得自己跟墨无越和小五不在一个世界。

不用说,小五和墨无越都知道君九的意思。可是他们压根没有听到啊,这打的什么哑谜?

君九看向沧尘,小五立马道:“沧尘知道的。我跟他讲过!”

“嗯。”君九不惊讶,她早就知道了。沧尘还来问过她关于小五的事,这样他可以更好的想办法,帮助小五恢复。

沧尘是小五和墨无越都信任的人。君九也会信任他。

可爱的小姑娘

君九和小五走过去坐下。君九开口,“就是将我并不是他们生下的孩子,告诉了他。不过的确,他想不到那儿去。有谁会去怀疑,自己的女儿不是亲生的。”

尤其,她这具身体可是原原本本,君冥夜和颜曼冬孕育的。

只是灵魂换了一个。

再加上君冥夜和颜曼冬都没有见过原主,压根不知道原主是什么样子的。他们更不会想到那里。

她其实也可以假装过去不存在,无需告诉君冥夜。但君九并不想抹灭原主的存在,不管她有多么孤苦伶仃,凄惨可怜。她都曾今存在过,活着过。

或许有朝一日,君冥夜会知道真相。

这就是君九埋下的伏笔,她提前做好的准备。有朝一日,君冥夜知道了她不是原主,她是独立的,另一个君九。

不管是把她当做夺舍,还是其他。她都早就告诉了君冥夜她的态度。

她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但她愿意把他们当做爹娘看待!只看君冥夜如何选择了。希望,不会让她失望啊。

“不会的。”墨无越握住君九的手。

他金眸深深凝望着君九,墨无越勾唇,邪笑撩人深情。他说:“不会让小九儿失望的。”

无需说出来,墨无越一眼就知道君九在想什么。他开口,是给君九安抚,也是肯定!绝不会让小九儿失望的!

如果真有那天,他会在小九儿知道之前,解决掉君冥夜。

辜负了小九儿的感情,不管是谁,都得死!

闻言,君九勾唇也笑了。她反手握住墨无越的手,两人十指紧扣。君九笑道:“嗯,我觉得我爹也不会让我失望的。他挺好的!我还是头一次这么期待父女之情。”

说着,君九也期待起来。将来见了颜曼冬,又是怎样的?

她想起自己曾今看到的景象。颜曼冬十分美丽,十分温柔。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母亲。

……

阿阮和元桑一前一后,穿过东区传送阵,追到了南区。

南区的地域疆土不比东区小。而且同样有着大大小小的势力,要找一个人,比大海捞针还要难多了。但不管多难,阿阮发誓,她一定会抓住李雄天的!

是她只顾着自己的心情和脾气,放走了李雄天。她犯错了!

现在她要弥补这个错误,向君九和君冥夜致歉。

“阿阮。”元桑试图去牵阿阮的手,但是被阿阮躲开了。无奈又苦涩,元桑开口:“阿阮,我会陪一起的。”

“哼!”阿阮没在对元桑发火,但也不想搭理元桑。

为了不想跟她生孩子,宁愿跟个男人闹绯闻,宁愿被她误会?

可把能的!

但阿阮也知道了真相。知道元桑是担心她的身体,所以不愿意。所以躲着。但心底还是有火气。现在火气一股脑的发泄在李雄天身上。

阿阮磨了磨牙,“这龟孙子真会跑!南区这么大,我们要去哪儿抓他?”

听到阿阮把他也归进去我们了。元桑一喜,急忙道:“我调查过了。李雄天在南区中,和万药宗宗主关系匪浅。他肯定会寻求万药宗宗主的帮助!”

“那我们去万药宗抓他!”

“走!”

元桑和阿阮也没有去错地方。现在李雄天就在往万药宗赶的路上。他只有寻求万药宗的帮助了!

但是李雄天不敢明目张胆的去找万药宗宗主。他拿着万药宗宗主给他的令牌,偷偷在山脚下住下了。然后找了个外出的弟子,让弟子去传递消息,和万药宗宗主见一面。

但是李雄天想不到,弟子还没见到宗主,反而先见到了雪骨。

雪骨还没回宗门去,因为白魔的身体突然透支了。她必须都给白魔先找一个身体寄生,才能回去。可是万药宗上下,合适的,她不方便动手。能动手的,雪骨看不上,白魔也看不上。

一天天找下来,雪骨和白魔都有些不耐烦了。他们打算下山去找找,看看有没有机会。

就在路上,碰到了急匆匆跑回来的弟子。雪骨眼尖看到了弟子手中品阶很高的令牌,她心生好奇,将弟子拦下来。

“这位师弟这么急匆匆的,是出了什么事吗?”雪骨冲弟子一笑,顿时迷的年轻弟子七晕八素的。

脸红成狗屁股,害羞的低下头。小声说:“有人求见宗主。我还要去传信,先告辞了。”

“等等。”

雪骨将人拦下。她越发好奇,她记得弟子手中的令牌在万药宗都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是谁来传讯?

相比雪骨好奇的心理,身体日渐透支不好使用的白魔就不耐烦多了。他没空在一个小弟子身上转悠。白魔直接出手,扣住了弟子的脑袋。

白魔冷哼,“这么好奇,我给搜魂一问便知。何必浪费时间?”

见此,雪骨撇了撇嘴。搜魂就搜魂吧,反正这弟子的死活她也不放在眼底。只是有点好奇是有什么事罢了。

但谁知白魔搜魂后,却变了脸色。“东区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