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坐,我去给你们倒点水”

女人的表情尴尬,有些手足无措。

“那啥地方简陋,别见笑啊”

说着就要转身去泡茶,宫羽把她拉住。

“阿姨不用了,我们就过来看看,不用倒水。”

女人这才坐下,又剧烈的咳嗽几声。

“那啥吃水果”

“真的不用阿姨你坐下休息吧,不用管我们。”

“嗯”女人看着旁边坐着的金叹和宫羽:“你们”

金叹开口:“阿姨你是李绿娥的母亲对吧?”

女人迟疑了片刻,这才微微点头。

赵灿和宫羽互看一眼,觉得有些疑惑,这又什么好犹豫的?看来这对母亲的关系并不是很融洽,要不然也不会女儿入住了王浩家豪华别墅,母亲病恹恹的在这简陋的居民楼。

棕色麻花辫美女梨涡浅笑绿色短裙白皙皮肤写真图片

金叹见李母有些怀疑的眼光,于是解释道。

“阿姨你别多心,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我和我妹妹在路上看到有人和李绿娥发生争执,我担心李绿娥被人要挟,所以我们两就偷偷的跟了过来,然后就看到你们这一幕。”

哎——

李母叹息一声,随口苦笑。

“二位有心了。”

“应该的。对了,阿姨冒昧的问一下,你和你女儿到底是什么情况,这”

金叹环视一圈。

“不应该住这吧。”

王浩虽然因为当初和金叹有过节的原因,消费受到父亲的限制,一直没有解封,以至于长期耐上金叹,要钱就找金叹,什么都找金叹,出来女人不找金叹,因为金叹比自己还骚。

不过,王浩的父亲可是宁海知名企业家,宁海首富级别的人。

照理说,准儿媳妇住这里,这要是传过去对王浩声誉还是有影响的。不过看现在这个样子问题不是出在王家,可是李绿娥。

“让二位见笑话了,我女儿能有个好归宿,我这个做母亲就打心底为她高兴。至于我咳咳咳”

又咳嗽几声。

“至于我无所谓,都是要死的人,住哪儿都一样,绿娥已经很照顾我了,我不想再连累她。你们也知道,虽然绿娥没说,但是我这个做母亲的看得出来,王浩不喜欢我女儿,我要在再给她添乱,这还没嫁到王家,就拿钱来治病,人家是有钱人家庭,会怎么看我们,我不想我女儿被人看扁,你们懂吗?”

金叹和宫羽点点头。

宫羽这小妮子最煽情了,听到李母这样说,情不自禁的握着李母的手。

“阿姨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是一样我也是穷人家的孩子,找了个有钱人家的女朋友,所以我就有重被人看轻的感觉。”

说着看了金叹一眼。

金叹:“”

哎——

李母又叹息一声。

“只要能活到我孙子出生,能有幸看上一眼,我就心满意足了。”

金叹:“阿姨我觉得你说的不对,她是你女儿,纵使你不想让你女儿在王家抬不起头,但是你毕竟是她母亲啊,就算不出钱,也要出力对吧?来看你一眼也不为过吧。”

金叹想起晚上的时候李绿娥的哥哥求了老半天,李绿娥才愿意出钱,这在外人看来李绿娥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人,至自己母亲不管不问。

李母对此觉得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有些话也就没说。

“总之,谢谢你们二位关系绿娥。”

李母都这样说了,金叹也不好追问缘由,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从目前的情况分析来看,李绿娥肚子里的孩子多半就是王浩的。

凉凉~

小辣椒张琴彻底凉凉了。

“阿姨你生的是什么病?”

“肺癌晚期。”

又是肺癌?

金叹立刻就想到自己大学的好朋友胡一,那个刚刚过世的忧郁王子。

金叹并不是圣人,总是郑仁有起死回生的本领,但是自己总不能见到一个要死的人,就麻烦人家郑仁对吧。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除非至亲之人,金叹绝不会轻易的让郑仁出手。

“阿姨,这是一点小心意你手下。”

宫羽从包里拿出500块钱放到桌上。

李母见状赶紧塞回去。

“不行,我不能要,你们年轻人也不容易。”

“阿姨你手下吧,我有个混账男朋友很有钱,你不信问我哥。”

金叹:“额是。”

“收下吧。”塞到李母手里,就拉着金叹离开。

李母握着500块钱。

“二位谢谢,谢谢!”

“不客气,你快回去歇息。”

下楼的时候,金叹就很不满宫羽今晚三番四次的针对自己。

“我说七公主,啥意思,谁是你混账男朋友?”

宫羽明白只要金叹叫自己七公主,那就代表他对自己不满。

哼——

“本公主就是对你不满,你难道不混账吗?”

“行!七公主说小金子混账,小金子就是混账,七公主请。”

“嘁!小金子摆驾回宫。”

“喳!”

“嗯,是挺渣的。”

“”

两人角色扮演,梦回大隋朝。

宫羽拿捏的死死的,好似在大隋朝那会。

下楼,沿着空旷的院子朝外面走去。

宫羽抬头看着月亮。

莫名的感伤起来。

“你知道吗?当初我父王也是如此。我看到李绿娥的母亲,就联想到当初父王赐婚,让我嫁给李世民。”

“就他?李世民也敢娶你?草!”

噗嗤——

宫羽笑了起来。

“记得当初在送亲途中你可没少捉弄李世民,差点就被你气死了。”

金叹笑了起来。

当初自己送亲去太原,途中偶遇李世民。

宫羽和李思思(唐一仙本名)住一个营帐,金叹每晚都去侍寝,而且抱着宫羽睡,朋友则睡得是李思思。

当初以为李思思是穿越后的肖鸢容,秦世亭的老婆,金叹可不敢碰,现在搞明白了,原来只是神似,于是肠子都悔青了。

“如果当初你不在的话,我应该已经嫁给了李世民。你说历史会不会改变?”

“不知道。”

宫羽转身,来者金叹的手,就这样倒退走。

“还记得我们成亲吗?”

“记得。”

应该是有所感伤,所以宫羽今晚特别爱回忆往昔。

想起来在大隋朝送亲那晚,也就是大隋朝倒塌的那晚。

宫羽拿刀要挟金叹逼婚,两人偷偷地从箱子里取出大红色的结婚礼服,悄悄的来到九幽山断情崖,对着天、对着地、对着百鸟生灵,拜天地。

金叹认真的看着宫羽。

“宫羽我会对你一辈子好。”

“嗯,我相信你。”

宫羽抱着金叹,享受着彼此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