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带头,其他修士也就不在那么犹豫,开始陆续交出空间戒指。

虽说他们很不甘心,可实力不如人,又有什么办法?

相对于修炼资源而言,小命更加重要。

“我选择交出空间戒指!”

“我也选择交出空间戒指!”

“给你!”

一道道声音陆续传出,随后一枚枚空间戒指便抛向了王凡。

有的修士在交出空间戒指的时候,还脸色挣扎的说了几句话,可有的修士,却是一句话都不说,交出空间戒指闪身就走。

王凡也没有在意,他一一收起那些空间戒指,精神力探入扫视。

这些修士并不是很富裕,但每人的空间戒指中,却是至少都有着一条仙脉。有的修士,更是有几条甚至数条之多。

当然,也有人交出的空间戒指,一条仙脉都没有。

只不过,对于那些修士,王凡可没有半点客气,直接出手斩杀在了当场。

气质美女很养眼

他不介意这些人私藏一些仙脉,可若是不付出代价,就想要糊弄过去,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对于王凡而言,他能够饶过这些人的性命,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

要知道,这些修士可都是追杀过他的。

也就他修为强大,而且逃命本事不错,否则,现在恐怕早已经成为了一堆尸骨。

王凡在斩杀了几人震慑后,再也没有人敢弄虚作假。

没多久,近百名修士便部交出了空间戒指,纷纷远去。

那些没有追杀王凡的修士看到这一幕,都是忍不住羡慕的不行。

做人能够做到王凡这样,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若非亲眼所见,谁又敢相信,区区只有仙尊五层的王凡,竟然震慑了百名仙尊六层巅峰,直接逼迫对方交出了空间戒指呢?

要知道,单只是这一波收集,王凡的仙脉数量,就已经再次超过了百条。

若是再加上他原先就有的百条,王凡的富裕程度,简直不敢想象。

至于王凡早已经修炼消耗掉百条仙脉,根本就没有人想过。

毕竟,哪儿有人能够在短时间内吸收百条仙脉的仙灵气啊,会被撑爆身体的。

王凡可没有在意那些人的想法,他收集完空间戒指后,就直接走人了。

这一波的收集,足够他再次修炼一段时间了。

王凡心情很是不错,可那些被搜刮走空间戒指的修士,心情就不是很好了。

那些认命的修士还好,他们实在是怕了王凡,不敢继续招惹这尊煞神。可那些胆大怨毒的修士,就不行了。

他们直接把这件事上报了宗门,告诉了宗门内的师兄。

一时间,王凡抢夺无数修士的事情,便很快在东域传播了开来。

伴随着传言的夸大,王凡很快就成为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大魔头。

传言,王凡为了仙脉,见人就抢,不给就杀,简直跋扈的不行。

再加上他本身战力强大,又精通空间大挪移,所以根本没有人能够奈何的了他。

黄家。

长老黄风古听着手下人的汇报,忍不住狞笑了起来。

“这个王凡,还真是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如此猖狂。这次老夫倒是要看看,武宫还能否保的住你!”

他是真的开心,对他而言,王凡越作死,他就越开心。

单只是面对黄古宁三家,或许武宫还可以顶住压力。

可一旦王凡得罪的修士多了,那即便是武宫,也会顶不住压力的。

仙脉是靠抢,这话不假,可却也是有限度的。

类似王凡这种见人就抢,见人就杀,最关键的是王凡天赋还如此妖孽,还没人能够奈何的了他。

这种人,谁能够不忌惮?

古家。

长老古行阳也是忍不住狂笑了起来,“好一个王凡,果真是够嚣张,这一次,老夫倒是要看看,你死不死。”

在黄古两家得意不已的时候,宁家同样也很是高兴。

除此之外,很多势力,也都对王凡表示出不满。

特别是散修门,天煞宗等势力。

他们纷纷派出仙尊后期修士,去往了王凡所在的区域。

毕竟,王凡此举,实在是太打脸了。

他们也想找回场子。

武宫。

南宫黛自然也知道了荒域发生的事情。

她忍不住眉头紧蹙。

这个小家伙,还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啊。

这惹事的能力,简直都没谁了。

她没有继续留在武宫,而是离开了东域。

仙尊修士对付王凡,她无法插手,可仙帝若想出手,那就不行了。

武宫或许不敌诸势力联手,但武宫能够发展至今,也不是被吓大的。

若有人敢不遵守规矩,那也别怪他武宫不客气。

当然,南宫黛亲自赶往荒域,还有一件事。

那就是调查情况。

她想要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如传言那般,王凡见人就抢,不给就杀。

虽说仙脉靠抢,可也不能像王凡这样抢吧?这样也太没底线了。

一个人,修为或许很重要,但人品也很重要。

总之,短短没有多久的时间,王凡在东域便已经再度有了不小的名气。

许多修士都加入了寻找掠夺王凡的队伍。

那些修士中,有人是为了报仇,为了找回场子。

可也有人,是为了王凡身上的仙脉。

两百条仙脉,哪怕都是低等仙脉,却也足够令很多人眼红了。

至于东域发生的事情,王凡一点都不知道。

他很快就已经回到了自己先前闭关的地方。

这次,他的收获很大,足足掠夺了一百三十五条仙脉。

除了仙脉之外,蕴仙丹,仙灵草,也掠夺了不少。

只不过那些东西价值都不是很高而已。

“果然,抢劫才是致富的最快捷径啊。若是每次都能抢夺这么多,那我估计很快就能够到达仙帝了。”

王凡查探着自己的收获,忍不住喃喃自语,不过很快,他就摇了摇头:

“不行,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人不惹我,我为何要去抢人家?”

“这种想法实在是不可取,看来抢劫的事,以后还是少做,否则怕是会迷失本心。”

“当然,若是有人抢劫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王凡呢喃着,摇了摇头,便直接盘膝坐了下来,开始了修炼。

只是,他才刚刚修炼了三天时间,轰隆一声巨响,他布置的禁制就被人轰破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王凡脸色忍不住一变,差点被反噬,没忍住一口鲜血喷出。

王凡缓缓抬头,随后直接腾空,脸色冰冷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