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小时之前,公司突然接到一通神秘电话,说娄天钦等下会亲自过来一趟。

所有领导层顶着烈日在门口迎接,甚至连在医院做膝盖手术的董事长都来了。

高档轿车排成一拍驶入停车场,娄天钦出现的那一刻,董事长激动地搓着轮椅上去跟对方握手。

这样的大人物除了在电视跟报纸上能见到,现实生活想碰到他简直比中六合彩还要困难。

娄天钦态度很冷淡:“我是来找姜小米的。”

进入公司后,领导层干部全都秒变小跟班,这种阵势简直比年会还要盛大,吓得其他小员工动都不敢动一下。

来到办公室,娄天钦往身后瞥了一眼:“别堵在门口了,该干嘛干嘛去。”

有些人就是天生发号施令的王者,从娄天钦进来开始,这家报社仿佛易了主,所有人都无条件的听命与他,包括董事长在内。

而后,娄天钦坐在柳微微的办公室里等着姜小米自投罗网,谨防有人暗中通知,他让保镖守在各处,还把她最要好的上司也一并叫到面前。

这一等就是三个小时,后来还是一通电话让娄天钦暂时放弃了等待。

都已经快要出大门口了,他却看见那只拉杆箱。

男人锐眼微眯,横踹一脚把门给活生生蹬开了。

腿长少女公园游记

砰——巨大的声响让人汗毛耸立,还沉浸在美妙梦幻里的姜小米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好不容易爬出桌子,却看见娄天钦正用一双阴沉的眼眸定格在自己身上。

“娄爷,这件事其实……”刘主编壮起胆子上前去解释。

娄天钦忽然竖起手臂,阻止他再说下去。

刘主编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乖乖地退到一旁。

“们都出去。”男人下达了命令。

柳微微第一个走出去,回头看见刘主编还在磨蹭,立刻不悦的咳嗽一声。还嫌事不够大吗?

说来说去,这个祸是姜小米闯下来的,没理由要他们替她收拾烂摊子,她甚至觉得这样很好,冤有头债有主,责任全都由姜小米一个人扛总好过全公司陪她倒霉的好。

刘主编走到门口,恶狠狠地喝到:“小米,还杵着干嘛赶紧请娄先生坐啊。”

这声提醒立刻引来男人的不满,转头睨了一眼,刘主编赶忙一脸讪笑的离开,顺便还把自己办公室的门给带上了。只不过经过那一脚后,门锁有点问题,怎么都关不上。

吱呀,吱呀……脆弱的门扉被风吹得连续撞击在门框上,姜小米的眼皮随着声音一跳一跳。

忽然,她跳起来,表情夸张的差点吓到娄天钦:“哎呀,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坐快坐……”

狗腿一样的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招呼着娄天钦落座。

男人轻蔑的冷笑一声:“别装了。”

明明恨不得他脱光衣服在大街上裸奔,偏偏还装出一副对他尊敬的样子,看了都觉得倒胃口。

男人双手抄在口袋里,盛气凌人的气势足以压倒一切:“照片是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