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凡看着这一幕,有些皱眉,心里也在寻思着对方身份。

孔武成那可是孔家嫡系,一线大少,此人竟然敢这么挑衅打脸,想必身份也不简单。

不过由于这是孔武成的事情,王凡也就没有多嘴,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静关事态展。

这些大少都是好面子的,他怕自己强行出头,会引起孔武成不满。

“孔武成,那姓王的嚣张跋扈,先是杀了宋家宋少军,后又挑衅了赵家白家。前几天更是杀了莫家莫横,我孟家孟清明孟清亮。”

“我敢肯定,下一个,他就是拿你们孔家开刀,没准他下一个杀的人,就是你孔武成!”

青年怒气腾腾指着孔武成,激愤开口,“你别以为你现在跟王凡关系好,他就不会动你。”

“你难道还没有看出来吗?他的目的就是杀尽我们八大家族子侄。多半是上面对我们八大家族不满,才派出他来拿我们开刀。”

“只要我们这第三代一倒,我们家族势必会示威,到时候,影响力就会下降。你孔武成身为孔家核心,难道连这么点东西都看不出来吗?”

“趁着那姓王的现在在京城,我们八大家族子侄不联合起来干掉他,还等什么?难道等他成长起来,将我们一网打尽吗?”

为青年很是愤怒,“我们八大家族子侄联手,就算是上面知道,也不可能因为区区一个王凡,就荡平我们八大家族吧?”

孔武成没有去看王凡,而是平静的看向青年,“孟清阳,你想杀王凡是你的事,与我没有多大关系。我不会跟你们联合,更不会对对付王凡。”

气质轻熟人妻的居家写真

“据我所知,无论是宋家、赵家、白家、莫家、抑或是你孟家,都是由于你们先挑衅到了王凡,才招致其下狠手的吧?”

“我孔武成有我自己的做事原则,他没有挑衅到我,我是不会跟你们一起去对付他的。”

孔武成说完,顿了顿,语气骤然变得凌冽,“孟清阳,念你孟家最近事情不顺,你刚才挑衅我的事情,我不追究。”

“可如果你还敢继续挑衅我,动我圈子的人,那就别怪我孔武成不客气了。”

孔武成虽然看上去温润如雅,可也是有脾气的。他们这种人,最在意的就是面子。

如果孟清阳一味的扫他的脸,挑衅他,他还忍气吞声的话,他还有什么面子,以后还如何在圈中立足?

“不客气?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不客气!”孟清阳大笑,“来人啊,给我把这些狗东西都扔出去!”

听着他的命令,他的身后瞬间便奔出数名身材魁梧的保镖,向着孔武成那些圈中人奔了过去。

“卧槽尼玛,跟老子叫板,跟孔少叫板,你们算什么东西?”

“兄弟们,一起上啊,干死这些狗娘养的!”

“尼玛的狗不讲理的东西,你孟家人被杀了那是活该,真他妈的杀的好。老子就奇怪,王凡怎么没把你这狗东西杀了呢?”

孔武成那些圈中人也是有脾气、有血性的。

看到孟清阳身后保镖扑来,哪儿还能忍受的住,纷纷叫吼着,抽椅子的抽椅子,抓酒瓶的抓酒瓶,不要命的向着孟清阳保镖招呼了过去。

由于这里是1号公馆,再加上孔武成坐镇,所以他们都没有将保镖带进来。

毕竟,谁能想到有人敢在这里对他们动手呢?

孟清阳也正是吃准了这一幕,所以才敢如此肆无忌惮。

孟家明亮兄弟惨死,他的心里憋了一肚子气,根本就咽不下去。

由于孔武成跟王凡关系好,所以他就想拉孔武成下水,现在孔武成不识趣,所以他直接拿孔武成开刀。

他虽然不敢真杀了孔武成,可这样教训教训还是没有关系的。他们这种大家族子侄虽然一般情况下不会彻底撕破脸,可撕破也就撕破了。

这种事情,家族长辈是不会管的,有能耐,孔武成可以自己想办法找回来场子。

孔武成那些圈中小弟养尊处优,虽然杀气腾腾,年轻热血,可奈何实力不济,只是砸倒了对方两名保镖后,便部被撂倒。

短短不到两分钟,他们就已经部东倒西歪的倒在地上,口鼻喷血,凄惨狼狈。

他们死死的瞪着孟清阳,眼神中充斥着憋屈和愤怒。

长这么大,他们还是被第一次如此痛揍呢,可奈何实力不如人,他们哪怕再愤怒,也只能咬碎牙齿往肚子里吞。

暂时没有人去动孔武成,或许是孔武成身份不一般,那些保镖不敢轻易动手,又或许是孔武成是大咖,孟清阳想留在最后收拾。

王凡、6明月、黑夜三人,或许是由于挨着孔武成太近,怕伤到孔武成。

又或许是王凡沾了6明月黑夜这两个女人的光,所以也没有人去动。

一时间,整个楼阁,坐着的只剩下了王凡四人。

其余人,不是被打的倒在了地上,就是被隔离在了远处。

“孔少,你快走,记住为我们报仇!妈的,这王八蛋,老子跟他拼了!”

一名受伤不重的青年喘了口气,咬牙站起来,朝着孟清阳冲了过去。

杀气腾腾。

只是他还没有冲到孟清阳面前,一名保镖便横站了出来,一腿扫了出去。

哐当。

青年被踹的倒飞出五六米远,撞烂一张桌子,跌倒在地上后大口大口喷起了鲜血,再也爬不起来。

“尼玛!”又有一人气的冲起,抓着一个酒瓶狠狠朝孟清阳砸去,想要给予对方沉重一击。

只是酒瓶根本就没砸在孟清阳身上,就被一名保镖捏住,然后回砸。

轰!

青年脑袋被直接爆头,一头跌倒,血流一地。

场死寂。

这实在是太凶残了,没有保镖的他们,在孟清阳这群人面前,简直就犹如柔弱的绵羊,根本就不堪一击。

王凡看着这一幕,终于忍不住看向了孔武成,“孔少,实在是对不住,又给你添麻烦了。”

“既然是我的事情,那就由我来解决吧,你放心,我会给你们出口气,还你们一个公道的。”

王凡说着,眼神中已经泛起了寒光。

现在的他已经大概了解了这件事情起因,孟清阳想联合八大家族子侄对付他王凡,找到了孔武成。

只可惜孔武成不给面,这才招致孟清阳的下狠手。

同时王凡也猜测出,多半孔武成约自己吃饭,就是由于这件事给了他太大压力,他未免就没有让自己帮忙出头的念头。

不过王凡却不会怪孔武成,毕竟,孔武成再牛叉,也只是孔家大少,面对几大家族子侄联手,他如何抗衡?

更何况,这本来就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出头也是应该。

“让你见笑了,不过这件事我能搞定。如果我孔武成连区区一个孟清阳都踩不下去,我孔武成也就不用混了。”孔武成摆手阻止王凡的出头,脸色阴沉站了起来,“孟清阳,你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