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裴逸白面带疑惑地看向宋唯一,跟平日没什么差别,怎么今天的菜,突然变成这个味道了?

“老公,有什么问题吗?”宋唯一“不解”地问。

裴逸白搁下筷子,“没什么,今天的菜有点咸。”

“真的?我尝尝……啊……好咸。”宋唯一刚刚送到口中的菜,瞬间被她吐了出来。

知道自己放盐放得狠,没想到,竟然比想象中的还要咸。

“水,我要水。”宋唯一吐着舌头,急急忙忙地说。

裴逸白立马给她送上水,“慢慢喝。”

她望着他,满脸郁闷,咕噜咕噜地喝下一杯水。“那么咸,老公怎么吃得下去?就不会跟我说吗?”

而是在吃过饭之后,才跟她说,什么意思嘛。

“味道还是不错的,除开咸之外。那么辛苦做出来的饭,我怎么随便嫌弃?”

宋唯一的身体倏地一僵,苦哈哈的脸色微微变化。仅是因为不能嫌弃,就忍着咸,吃掉了一碗饭?

清纯纯白少女极致可人

她突然,觉得自己做的不厚道了。

“其实,没有必要这样的,不过是重新做一顿而已。”宋唯一满心不是滋味的说。

在裴逸白的坦然下,她突然觉得自己才是个小恶魔,因为这样的理由,跟他闹别扭,就跟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他有钱,他欺骗,就是他的错吗?

虽然隐瞒了他的身份,可他对她的好,毋庸置疑啊!

想到这里,眼睛突然有些发酸,心里的怨言,顿时烟消云散了。

她要跟裴逸白好好的,才对得起他的付出呢,宋唯一豁然开朗。

“以后不要这样啦。”宋唯一嘟了嘟嘴。

“没事,偶尔失误,很寻常的事。”

可根本不知道,我这是故意的啊,宋唯一闷闷不乐地想。

“以后,我一定不会再犯这种错误的。”这么告诉他,也这么告诉自己。

裴逸白笑了,将她拉到身边坐下,轻抚着她的发丝。“等以后咱们的条件好了,就找个阿姨做饭,不让那么辛苦。”

“好。”宋唯一被他的话感动得一塌糊涂,自然裴逸白说什么,她就应什么。

“对了,的衣服好像没几件,什么时候出去多买几件衣服。”裴逸白拧着眉道。

“哦。”宋唯一想着上班了,自己要买两套稍微正式一点的衣服倒是真的,便大方地点了点头。

“对了,老公,想搬到哪里去啊?有意向了吗?”宋唯一仿佛不经意一问。

因为搬到新的住址,对宋唯一来说也很重要。

比如在这边,地铁方便,她从出门到公司二十分钟就搞定。

如果搬到一个离公司远的,她要坐公交或者地铁不方便的话,没准就要比裴逸白还早出门。

到时候,岂不是暴露了?

“还不知道具体,这边离我上班的地方远了一点,尽量搬个近一些的吧。”

这个答复,让宋唯一的小心脏安放回肚子里。

既然是离沃斯近的,那显然她就不用担心太多了。

只要不迟到,别的宋唯一都不怕。

“是的,不然这里过去,路上塞车什么的话,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宋唯一小鸡啄米附和。

对此,裴逸白但笑不语。

今天罕见的,他的公事处理完了,便拉宋唯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宋唯一正在追一部韩国剧,看得津津有味,而裴逸白看了几眼之后,默默移开视线。

“老公,要不要吃水果啊?”等卖广告开始了,宋唯一坐了起来,乖巧地问旁边的男人。

“我不吃,要吃吗?”

“唔,想吃提子,今天下午我买了提子。”

“嗯,我去给洗点。”裴逸白站了起来。

小女人坐在沙发上,屁股都粘不住了,想要站起来了。

她本来想说自己去洗的,没想到最后竟然变成了裴逸白去洗了。

几分钟后,他将一盘洗好的红提端到宋唯一的面前,而她的电视,又继续播放了。

“这电视剧很好看吗?”

正往口中塞提子的宋唯一确定他问的是自己,忙点了点头。“对啊,看,女主角超漂亮的,还有男主角,好帅啊。”

宋唯一一副犯花痴的样子,裴逸白头冒三根黑线。

如果宋唯一单纯的说女主角漂亮也就算了,但是她竟然对着别的男人流口水!

纵使,那个男人只是电视上的一个明星,还是韩国的,跟她的生活八竿子打不着一起。

裴逸白心里还是有点小疙瘩,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电视上的男主角,状似无意地说:“他这种又高又挺直得像一根线的鼻子,明显就是隆的。”

“咦?”宋唯一回过头来。

“还有,不觉得这个男主角身高不太够?”

“这个不是问题啦,长得好看就可以了。”宋唯一兴致勃勃地说。

“而且,肯定是男主角以前就长得很好看,隆了鼻子之后更好看了。不然,看很多人,就整容失败了,或者整出来的不自然。”

话里多少带了维护的意思,裴逸白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

就是将电视瞪出一个窟窿,他也看不出这个长相除了白净还是白净的男主,到底哪里好看的。

宋唯一一边啃着提子,一边看着电视,好不惬意。

而相比之下,裴逸白的处境就比她无聊多了。

电视看不进去,还要看着老婆犯花痴,而他跟宋唯一说话,她只是嗯,哦,好,这么几个简单的词汇回答他。

裴逸白被冷落了,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提子好吃吗?”他打破两人见的沉默。

“啊?提子啊,好吃,尝尝。”宋唯一回过神,从盘里拿出一颗,送到裴逸白的唇边。

她下意识张开嘴,她的手稍稍往前,轻轻一送,就扔到了裴逸白的嘴里。

不过,还没等宋唯一的手挪开,他突然一个快动作,瞬间吮住她的食指。

“额?老公干嘛?”宋唯一茫然地看着他,想将自己的手抽出来。

裴逸白挑了挑眉,却不松口,反而是整个人倾身,压到了宋唯一的上面。

“哎哎哎,有话好好说,别用暴力。”

“我这不是暴力。”

“那就是压力,快把我压得喘不过气了。”宋唯一推了推他,嗷呜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