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呆着去,别再婆婆妈妈!”

正慎重观察着赶来者的武信,浓眉大皱,有些没好气地瞪了眼张少杰啐道!

这年轻人性情是不错,就是有些婆妈了,一个问题要翻来覆去不停地说。

当然,这和武信向来说一不二有很大关系,很久没人和武信这么婆婆妈妈地拉扯一件事了!

“形势不妙,叶大哥记得祭出皇令啊!”

张少杰神情一僵,知道自己有些烦了,但还是坚持提醒道,随后迅速退到一边,并再次派出个随从,晋级再次向天皇府汇报、请示和求援!

“轰、轰、轰……”

势若风暴,十几位散仙率先划空而至,落下如陨石坠地,四面八方围住武信等人,落下的气势、气息,更是逼退、清空了周围不少人,包括天团人员。

“皇府办事,闲者退避!否则……杀无赦!”

紧随着,一阵如渊如海的气势,从天而降,而后是威严洪亮的声音。

一个锦衣中年,又带着十几位散仙落下,团团围住武信等人。

回音未落,又有十几位散仙赶到,随后是数量更多,显得有些密密麻麻的人群,大乘境、合体境、法相境……

白纱笼罩下的少女娇躯迷人

汇聚而来的人越来越多,围住武信等人的人群越来越大……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这里是玄女天团,是你们大桓请来的……”

“你们是谁?竟敢围困我们?!”

……

随着来人越来越多,而且气势汹汹且来者不善,玄女天团的人纷纷呵斥,特别是冯系之人,猜也猜到是冲着叶供奉来的……

与此同时,不少玄女天团的人,纷纷传讯回去,汇报眼前情况!

“……”

高翎大总管及邵美琳等人正要上前,却被武信挥手阻止,依旧微笑看着前方,视周围密密麻麻的强者人群及三四十位散仙如无物。

武信淡定得彷佛不关自己的事,旁边的张少杰却开始脸颊冒汗,不停地转头看向太极天皇皇府的方向,祈祷着援手赶快过来!

很明显……

真华皇府大总管历叔被杀,已经超出张少杰的应对范畴,不管真华皇是否亲自出面,张少杰已经不管用了!

静!

沉默!

人群越聚越多,双方却越来越安静,连原本心虚呵斥的玄女天团人员,也开始逐渐安静!

“哗啦啦……”

“得、得、得……”

密集连绵的破风声起,不停传来。

划掠长空的连绵身形,不停落下。

急促密集的脚步声、呼吸声,不停靠近……

“事情闹大了……”

“大事件!”

“快走!”

极为细微的声响不停传来,越来越多的路人不停退走、退走……

声音虽小,却瞒不过在场的强者、大能者!

静!

寂静!

越来越沉默的氛围,逐渐化为寂静。

剑拔弩张的气息,压抑得让人直欲窒息!

不管是那三四十位散仙,还是那数以千计,而且时时刻刻在增加的强者、人手,都是脸色郑重,一言不发,根本没对团团包围的玄女天团或叶供奉等人,说任何话,做任何威胁或警告,发出任何训斥!

就是如此,才使得氛围更为压抑、凝重……

再看“叶供奉”……

不只是“叶供奉”脸色如常,还带着一点点的微笑,好像眼前一切和自己无关。

就是“叶供奉”身边的“贴身护卫”、“护卫”等,没带着微笑,却是神情淡然地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和强者,怎么看都像是在发呆!

到底谁才是主角啊?!

拜托认真点、严肃点、紧张点、畏惧点,至少也露出那么点焦急好吧?!

武信等人这么表现,就好像眼前的危局和他们没任何关系,是来围剿深达广场的玄女天团?!

只是玄女天团,用得着如此大阵势吗?!

“叶殿主?!”

高翎大总管率先忍不住地朝武信喊道,还带着点不满和明显的紧张、焦急等等。

火烧眉毛了,能不能给点反应啊?!

“别急!这些人不知道干嘛的……正主还没发现呢!”

武信偏头朝高翎大总管微微一笑,语气平静安慰道。

“……”

高翎大总管有种吐血的冲动,又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应答。

十息……

百息……

一炷香……

氛围依旧压抑、凝重且寂静!

团团围住武信等人及玄女天团的人群,已经是无边无际,一眼看不到尽头了,如蔼蔼乌云般密集拥挤!

时近正午,原本烈日当空,此时……

依旧是烈日当空!

但是,密密麻麻而连绵十数里的浩大人群,却感觉不到丝毫炽热,似乎连炽热阳光也被凝重氛围给挡住了,有的只剩阴凉,让人心悸的不由自主的发凉!

占地数里的深达广场,还有周围鳞次栉比的无数建筑,此时已经看不到路人,连原本的无数摊位也消失无踪,连面对广场的诸多店铺,也都关门了!

关注深达广场,只剩下两方半,已经看不到任何路人,连附近的店铺也都大中午的直接关门闪人了!

一方是心照不宣的真华皇阵营,一方是“叶供奉”等人,剩下那半方,就是被殃及池鱼的玄女天团了!

两方半外的身形,是一个都见不到。

但是,密密麻麻的神识,却在暗中观察着,绝大多数是散仙,神识数量比深达广场所有散仙加起来的总数还多得多得多,部加起来,才是梁州城的底蕴。

很显然,真华皇也没张少杰或玄女天团想象中那么大的威势,也只能号召梁州城大概七八分之一的势力。

当然,这是因为真华皇要围剿的是手持太极天皇皇令的“叶供奉”,很多势力明哲保身,不敢参与,否则围困武信等人的散仙还能再翻个三四番以上,过百轻而易举!

“什么情况?!也不交流,也不开打,玩呢?”

“真华皇呢?这么久了……还不现身?!”

“愚昧!这明显是以势压人啊!”

“正主都不出现,怎么以势压人?!天皇皇令一出,除了真华皇,谁敢对他出手?!”

“蓄势……蓄势!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