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名服装打扮怪异的身影冲进酒店,撞破酒店外的玻璃外墙,湿冷的海风立刻倒灌进来,让大厅中的众人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七祭祀?”

黄灿森看到眼前的六人,脸上的害怕之色立刻一扫而空,脸色狂喜:“六位大师,们终于来了!”

酒店周围,此时竟然有越来越多的修法者和武者赶来,之前苏哈大师临死之前使出来的通灵法术,让他们都是有所感应。

苏哈是蛇隆神庙七祭祀之一,实力处在炼神境大真人中期阶段,在星岛除了一个月亮门洪门主,还有谁能够让他急召另外六位祭祀?

蛇隆神庙出动,几乎整个星岛的地下世界都得到了通知,所有有空闲人都跑到了海上廊桥酒店四周,暗暗注视着酒店发生的一切。

“两位炼体境宗师?”

当他们看到酒店大厅中站着的凌霜和凯瑟琳之时,神色不由得微微一变。

整个星岛也只有月亮门洪波一位炼体境宗师,怎么今天悄无声息地出现两位,而且都是生面孔,从来没在宗师榜上见过。

凌霜和凯瑟琳都在秦飞的易容术下容貌有些变化,虽然看起来还是一样的漂亮,但跟她们本人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所以一些曾经去过归墟岛的武者和修法者一时间都没认出她们两人来,只是觉得凌霜似乎有些眼熟。

不过现在她们两人斩了蛇隆神庙七祭祀之一的苏哈大师,众人心里都想的是他们会怎么倒霉,根本没去仔细回想。

清纯少女的黑色森林风

这六名祭祀,穿着打扮跟苏哈大师相差无几,只有男性,有老有少,年纪最小的似乎也有四十多岁。

“就是们杀了我蛇隆神庙的祭祀?”

站在最前方的一名白须泰国老者盯着凌霜和凯瑟琳两人,用一口流利的华夏语说道。

他们连地上的苏哈看都没看一眼,七祭祀之间神魂联系,有一人身亡剩下的人立刻就能感应到。

黄灿森连忙跳出来,指着凌霜两人喝道:“坤沙大师,就是她们!那个女人一剑就杀了苏哈大师,苏哈大师死的好惨!们可得为苏哈大师报仇啊!”

听到黄灿森这话,白须泰国老者坤沙大师脸色一惊,愕然道:“一剑?”

背后的五位祭祀也是在这时面露震惊之色,苏哈在七祭祀之中实力虽不是顶尖,但哪怕面对两位炼体境宗师,也不至于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凌霜的戮血剑悬在身侧,淡然道:“是我们杀了他,们蛇隆神庙招惹到谁了们不清楚吗?”

坤沙大师眉头一皱,喝道:“我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总之敢杀我蛇隆神庙祭祀,今天就带回去见神尊大人,将的灵魂拘押起来,受鞭笞之苦!”

说完,坤沙双手在半空中结印,背后的五名祭祀也是齐齐驱使法力,五人脚下立刻浮现出一道庞大的法阵。

法阵疯狂闪烁,酒店大厅当中顿时响起阵阵沙沙之声,像是有万千只虫蚁从地下爬来,又像是人摩擦牙齿的咯吱声,令人头皮发麻。

“是七祭祀的降头飞蛮阵!”

众多酒店外围的武者们纷纷惊呼出声,神色震撼。

降头飞蛮阵是蛇隆神庙的不传秘法,只有登上七祭祀的身份才能得到神尊大人传授,七人联手召唤出万千只毒蛊,即便是炼体境宗师的强悍肉身都能够瞬间吞噬。

“没想到坤沙大师几人一出手就是如此凶狠的绝招啊!这两位宗师只怕今天要倒霉了!”

有人看着凌霜和凯瑟琳两人唏嘘不已。

虽然七祭祀死了一个,但这降头飞蛮阵的威力依然不俗,整个酒店大厅都是布满密密麻麻的蛊虫,头顶灯管破裂,光线黯淡下来,吓得在场那些普通人纷纷大叫一声,四处奔逃,一片混乱。

只有秦飞一个人站在原地,双手插兜,丝毫不动,周围的众人都以为他是被这眼前的这一幕给吓呆了。

蛊虫飞舞,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恶心,凡是沾染上的东西都在瞬间给噬咬成碎片,一个黄家的高管跑得慢了几步,整个人都被黑色蛊虫吞掉,连血液都不剩一滴。

“去!”

坤沙大师站在最前方,操纵着集六人之力召唤的毒蛊,蛊虫化作一张狰狞巨脸,张口朝凌霜和凯瑟琳飞来。

凌霜的戮血剑随手一劈,血红色剑气化作风刃破风而出,将蛊虫巨脸从中劈成两半。

然而这些毒蛊却仿佛无穷无尽还能再生一般,无数的蛊虫分裂出幼体,转眼又将缝隙填满!

凯瑟琳屈指一弹,一道玄青色光芒从虚空中洞穿而出,将蛊虫巨脸射出一道脸盆大小的圆洞,正是昆仑玉髓经中的玉髓指。

“没想到连九州散人留下来的功法都破不了这蛊虫,难道这些蛊虫是活物?”

凯瑟琳刚刚说出一句,漫天毒蛊便是将她和凌霜包围了起来。

“好!六位大师出手果然不同凡响!”

远处的黄灿森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拍手叫好,像是股票暴跌又暴涨一般兴奋得手舞足蹈。

他得意地看着邵紫凝,冷笑道:“侄女,不是我说,怎么就这么执着呢?不要以为找了两名宗师来,就能和蛇隆神庙的大师们相比了。”

邵紫凝背后的邵家人见到这一幕,原本眼神当中还有一丝希望之火,再一次如同被水浇熄一样消失了下去。

“唉,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邵家”邵明辉瘫坐在轮椅上,长长地叹了口气。

邵家之前得罪了秦飞,将祖宗基业都送了出去,现在又得罪了蛇隆神庙,几乎连邵家的名字都难以保住。

邵紫凝悄悄地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秦飞,紧张的拳头松开,在一旁安慰道:“爷爷,不用担心,她们一定会没事的。”

坤沙大师嘴角掀起一抹阴冷的笑容,这降头飞蛮阵以六只毒蛊之母为阵眼,所有的蛊虫都有分裂再生的能力。

再加上他们六人以法力维系法阵,除非能够一击将毒蛊全部粉碎,否则哪怕只剩下一只蛊虫,这阵法都不会破掉。

“太上剑典,风雷式!”

“玉髓掌!”

两道清冷的低喝声从蛊虫当中响起,同时伴随着风雷声以及一道璀璨如玉的光芒巨掌,整个酒店大厅顿时亮如白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