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来,坐!”冥幽显得很是和蔼。他招呼府月落座,他自身是盘坐湖前的。

府月不敢有违,便在冥幽的对面盘坐而下。

冥幽随后一笑,说道:“其实也应该叫我一声叔叔,对吧?”

府月闻言不由头皮发麻,对方这样上来拉家常,显然就是要探底了。

她当下说道:“小月不敢!”

冥幽哈哈一笑,说道:“那有什么不敢的,的夫君就是我的侄儿,也是我们冥家的人。对了,无极最近怎么样?”

府月回答道:“夫君如今正在苦修,就在岩火山内部闭关。他也很想为冥家出一份力。”

冥幽说道:“这我知道,们都是冥家的好儿郎。”

府月垂下首去,说道:“主上夸奖,我们愧不敢当!”

“小月,我是了解的。所以今日,我单独喊了来,我也没有让游老参与其中。”冥幽忽然说道。

府月心中咯噔一下,她就知道,对方开始切入主题了。

“主上,我……”府月说道。

清纯美女唯美小清新图片

冥幽说道:“我知道的性子,最近做的事情反常,我也将的侍女映红喊来问了一遍。想来,是在身上发生了一些什么。现在,如实告诉我。不管是什么,我都不会怪罪。”

“主上,我……”府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冥幽说道:“我对夫君一向看重,也知道是好孩子。如今的局势困苦,我也需要知己知彼。所以,我请求,不要瞒着我。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我也知道,绝不可能背叛曜天宗。”

“主上……”府月不敢抬头,不敢去直视冥幽的双眸。

她想拒不承认,可冥幽的威严如有千钧之重,压的她都要喘不过气来。

“我……主上!”府月最终还是跪了下去,说道:“我有罪!”

冥幽微微松了一口气,他扶起府月,说道:“我们都是一家人,有难处,就说出来吧!”

府月说道:“是……”

她已经将罗军的那丝精神印记封禁住了,所以罗军也不能通过精神印记来探听她这边发生了什么。这是罗军还没走,她就这般做了。罗军虽然不愿意,但也有些无可奈何。

此时,府月实话实说,道:“那一日,我在家中,突然有一男子袭击我。那男子修为委实厉害,我连他一个照面都没有接住。后来,他就钻入到了我的脑域里面,要我配合他。”

“这个人有什么目的?”冥幽眼中闪过一缕精光。

府月说道:“他叫做罗军,静湖底下的几人全部是他的兄弟和朋友。他就是斩杀玉公子的人。”

“什么?”冥幽顿时失色:“这怎么可能,游老已经说过,他亲手将那人斩杀了。”

府月说道:“他说他是装死的,为的就是来救朋友。”

冥幽的眼神复杂起来,他沉吟说道:“此人居然有如此本事,倒真是异数了。而且,他居然还在本主和游老的眼皮子底下走了一圈不被发觉。了不起啊了不起!”

府月说道:“若非他也无法将他的朋友唤醒,此刻,想必他已经将朋友们顺利救走了。”

“娇龙这个小畜生!”冥幽闻言顿时大骂:“从小她就是吃里扒外!”

府月再次垂首。

冥幽很快就平复了情绪,问:“罗军人呢?”

府月说道:“就在之前,殿下已经将他送走了。”

冥幽并不意外,这是预料中的事情。

府月又说道:“罗军还在我的脑域里留下了掌控我生死的印记。”

冥幽微微一惊,他跟着点点头,说道:“的付出和牺牲,本主记在心里了。那罗军还有事要仰仗,当不会加害于。也不要担心,他的朋友都还在本主的手上,说什么也不会让他害了。”

府月点头,说道:“妇人一切仰仗主上!”

冥幽随后又说道:“娇龙为什么要帮他,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府月并不是个小人,但她很明白什么是政治。她要代表夫君的家,也要代表府氏一族。所以,她不可能来跟罗军和冥娇龙讲义气。

而且,她和罗军之间,本就没有什么情分可言。

府月当下就讲了魂沐阳的事情。

冥幽听完后倒是释然了一些,因为冥娇龙的确是打算靠他们去对付风上忍的。

他也觉得可惜,这群人居然连罗军都唤不醒。

“也就是说,现在罗军是去照看魂沐阳了。”冥幽说道。

府月说道:“没错!”

冥幽说道:“好,本主一切都弄清楚了。小月,立下了很大的功劳。这份功劳,本主不会忘记。现在,下去吧。娇龙若是问起,就说咬紧了牙关,什么都没有交代。切记,不可露出了马脚。这很重要,明白吗?”

府月点头,说道:“我明白!”

罗军离开曜天宫之后,便飞向地星族的地下海之地。

地下海连绵无边际,仿佛无穷尽一般。

罗军进入海面,他到了一处地方,便联系脑域内的魂沐阳印记。

见鬼的是,怎么都联系不上。

他连续呼喊数次,都是如石沉大海一般。

也完全感觉不到魂沐阳的踪迹了。

“我靠!”罗军纳闷,暗道:“这老小子难道已经离开了光曜星不成?不可能!可是既然还在光曜星里面,我都到了这个地方了,还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呢?还是说他故意封禁了老子的印记?他要干什么?”

“该不会……”罗军想到可怕处不禁变色,暗道:“这家伙该不会真的去行刺风上忍,然后被杀了吧?

这是疯狂而愚蠢的。

但他觉得魂沐阳这种一根筋的人,说不定干得出这样的事情来。

“也不知道冥娇龙看上他哪一点了。”罗军颇为郁闷,又心想:“不过也不奇怪,反正冥娇龙也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眼下,找寻不到魂沐阳,这可是大事情。不说冥娇龙那边没法交代,光说魂沐阳也是我带过来的。若他真的出事,我也难逃其责。”

“他应该不会这么蠢吧?”罗军暗道。

他也想不出个辄来,这最近的一切事情都是糟心得很。

处处都是不顺心。

“魂沐阳不可能就此离去,不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要先混入到地星皇族里面去查看。魂沐阳要行刺风上忍,肯定也会在地星族里面。我进去之后,才能发现更多的蛛丝马迹。”

罗军很快就有了主意。

刚好,他在脑域里联系到了之前被他度化的虚仙高手闻鹰。

“这闻鹰是风行烈的仆从,风行烈是冰玄心的儿子。”罗军暗道:“我就附在闻鹰身上,然后暗暗查探。”

主意一定,罗军身形闪烁,迅速飞走。

神风门所在的岛屿叫做神风岛。

罗军在神风岛外围等了片刻,便见那闻鹰飞了出来。

罗军和闻鹰在空中见面,闻鹰恭敬的行礼,说道:“小人参见主人!”

罗军淡淡说道:“不必多礼,这两日里,没露出马脚吧?”

闻鹰说道:“回禀主人,小人一切如往常一般服侍,并未露出马脚。”

罗军点头,说道:“很好!”他随后说道:“我现在要藏入的脑域之中,回到那小王子身边,还是一切如常。”

闻鹰说道:“是!”

罗军就进入闻鹰的脑域里面,之后,闻鹰便返回了神风岛。

神风岛内,风景优美,建筑壮观。

那神风岛中的神风宗门建筑,堪比皇宫,倒不比那曜天宗逊色多少。

阳光和煦,照射大地,让人心情十分舒畅。

闻鹰来到了诸多宫殿中的一座行宫外面。

他从大门处而入,那庭院里,小王子风行烈身穿锦袍,正在挥汗如雨,玩着一种叫做抛球的游戏。几个侍从都在一旁陪着……

罗军也就算是正式见到了小王子风行烈!

看起来就是个十岁的小屁孩,脸上充满了稚气。

在那走廊处,还站了两名女子。

两名女子,一个是造物境三重的修为,一个是造物境四重的修为。

两女身穿黑衣,面色冷峻。

罗军从闻鹰这里得到了信息,这两女是保护风行烈的。也是冰玄心的忠心追随者。

造物境四重的美女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多岁,肤白貌美,面色冷峻,她叫做莫忧!

造物境三重的美女叫做龙欣。

闻鹰进来之后,风行烈就将那球扔给了闻鹰,他赌气说道:“算了,不玩了,不好玩。”

随从一共六个,大约都是虚仙左右的修为。最高的一个也不过是洞仙境!

大家见小王子没了兴致,也就悻悻。

这风行烈看起来是个孩子,但是行事作风傲气之中,却又有种成人的狡黠。

他来到了龙欣和莫忧的面前。

莫忧沉声说道:“主母传来消息,要小主人速回宫中!”

风行烈稚气的脸蛋上不由恨恨,说道:“神风门的门主寒傲君就是个老狐狸,跟他扯了这么几天,他就不给一句明白话。”

“简直是浪费本王子的时间!”风行烈恨恨说道。

莫忧压低了声音,道:“小主人,此处不是说这些的地方。须知,四面皆有耳!”

风行烈深吸一口气,也是知道自己失言了。他又有些泄气,说道:“我真是没用,娘亲的苦恼,我一点都分担不了。”

莫忧扫了四周一眼,她忽然以传音入密的方式说起话来。

这样一来,罗军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