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启宜自然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他那个小妾祝冰婷。

但是直接问他的话,章启宜必然会怀有极深的警惕,毕竟他对祝冰婷宠爱到了天上去,据说那位女子比花魁双霜还要更为绝色动人,章启宜甚至屡次为了她和老婆吵架。

所以要想知道更多细节,玉凌唯有先一步击溃章启宜的心理防线。

这位章老板能将夜王楼经营得井井有条,显然也是个聪明人,他虽然不知道祝冰婷在背后的一些小动作,但肯定也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只是每次看到小妾惹人爱怜的柔弱模样,章启宜顿时将所有疑心都抛得远远的,只想将她揉进怀里好好疼爱。

“大小姐自然相信章老板的忠诚,只是祝冰婷身上疑点颇多,章老板天天与她接触,竟一无所觉么?”玉凌转过身,示意章启宜冷静一点。

章启宜脸色忽红忽白,艰涩地道:“难道那女人跟本案的凶手有关?”

“虽然我暂时没有证据,但非常时刻不能放过任何一条线索,祝冰婷明显是有问题的。”玉凌道。

章启宜沉默了一会儿,并没有反驳:“此事是章某糊涂,若祝冰婷当真是帮凶,我会亲自跟大小姐请罪,辞去夜王楼管理之职。”

他又垂头丧气地交上来一块通行令牌:“阁下尽可去章某府上,将那贱人抓起来审讯,章某绝不会有丝毫包庇!”

玉凌能清晰地感觉到章启宜内心的痛苦与挣扎,看来那个祝冰婷本事不小,将见惯各色美女的夜王楼老板都迷得神魂颠倒,还好最后一丝理智让章启宜迅速清醒了过来,不惜壮士扼腕,抓住最后一条生路。

“去把祝冰婷带来。”玉凌便向一位助手吩咐道。

看章启宜一副如坐针毡的样子,玉凌又随口安慰了一句:“章老板虽然逃脱不了罪责,但你若是尽力协助罗家查出真凶,念在往日的情分上,大小姐也不会过分怪罪于你。”

Virus俏皮的样子

章启宜听明白了玉凌的意思,苦笑道:“那个贱人……唉,都怪我识人不明,落得如此下场。如今想来,慕容使者的行踪完是保密的,除了他们自己人知道,就只有我和罗家的几位接待者知情。”

“为了给他们最好的招待,我辛苦操劳了好几天,等我回府的时候,那贱人便嗔怪地追问我干嘛去了,我本来不想多说的,但耐不住她软磨硬泡,最后、最后终究透露了些口风……”章启宜尴尬道。

“所以基本可以判断,消息是祝冰婷泄露出去的。”玉凌道。

章启宜赶忙道:“不能这么草率吧,我看他们慕容家也有内鬼,不然为什么会有两个保镖一个自杀、一个失踪,到现在也没查明原因?”

玉凌不置可否,罗家都快把临安星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着那位失踪的保镖,至于自杀的那个就更不用说了,你指望一个死人跟你交待什么?

其实玉凌隐隐怀疑,所谓失踪保镖只是凶手拖延时间的障眼法,他们越是在这方面花精力,就越是阻碍追查其他方面的线索。

“不过那位自杀者的尸体在哪里?”玉凌忽然想起,他之前好像只看见五具棺椁。

章启宜无奈道:“准确说他是**,都烧成灰了,还有什么尸体?我就觉得吧,这人肯定有问题。”

玉凌又细问了一番祝冰婷的事情,章启宜倒是有问必答,无比配合,他现在心知肚明自己无意间惹下了多大的祸事,巴不得表现得越忠心、越积极越好,这样才能减轻罗家的怒火。

就在这时,之前离开的助手匆匆地推门而入,扛着一个大麻袋,但神色十分郁结。

“怎么了?”玉凌皱了皱眉。

“她死了。”助手很懊丧地说了一句,解开麻袋拖出一具纤瘦的女尸。

“这……”章启宜顿时骇得不轻,噔噔噔连退三步。

他不是怕尸体,更不是悲痛美艳小妾的死讯,而是为自己的前途感到绝望。

因为祝冰婷自杀,无疑是将他逼入了绝境。

玉凌蹲下身看着祝冰婷的脸庞,发现她神色宁静,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只有嘴角一抹黑色的血迹触目惊心。

很老套的服毒自杀,但也证明了她的决绝。

“六个时辰前,她应该就已经死了。”助手愤愤地盯着女尸,恼怒于线索的中断。

时隔太久,玉凌的凝魂术又不是完整版的,想唤回祝冰婷的残魂根本不可能。当年紫尘若能复活,那是各种机缘巧合的成分杂糅在一起的奇迹。

玉凌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章启宜,起身淡淡道:“虽然有些可惜,但至少证实了祝冰婷有问题,你去向大小姐反映一下,让她查查祝冰婷的来历。”

“是。”这位助手已经对玉凌大为改观,很干脆地执行命令去了。

虽然罗家高层都有一份资料,但在如瀚海汪洋般的大量信息中,谁也没注意到章启宜新纳的那位小妾,只有玉凌在看第一眼的时候就生起了一丝怀疑。

首先,时间上太巧了,祝冰婷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半年前出现在罗安城。那个时候慕容家正拟定计划,准备商谈合作之事,还专门传信问了一下罗家的意见。

其次,祝冰婷编造的身份根本经不起深入推敲。

她说她来自罗天北斗之外,随父兄来这边做生意,结果路上遇到悍匪袭击,最终只有她一人侥幸生还,又在罗安城迷了路,得亏被罗府一位好心的管事收留。天下之大她也无处可去,既然章启宜愿意对她好,她便也愿意嫁给他,哪怕是做妾。

玉凌不知道她编了什么栩栩如生的细节,但这故事粗略提取出来,就显得十分生硬凑巧,有太多个“侥幸”。可能章启宜也清楚里面有问题,只是祝冰婷天天待在他眼皮底下,他也不愿深究下去。

一名小妾而已,又有谁会特别在意?

这样低微的身份,恰恰给祝冰婷带来了绝妙的掩护色。

但在她自杀以后,她的修为就再也无法掩藏,至少也是一位破玄武者。

这样既漂亮又年轻还厉害的女人,会甘心给人当小妾?还这么决绝地选择了自杀?

纵然没有任何证据,但仅凭常理便足以断定祝冰婷是帮凶之一。

章启宜已经面若死灰,向后瘫倒在椅子上。

玉凌怜悯地看了他一眼,心知这个人肯定活不过今晚了。

祝冰婷没死还好,这一死,问题可就闹大了。

不过他现在也没空关心章启宜的前程,因为他要紧接着搞明白第二个问题,就是慕容家有没有内奸。

虽然目前唯一一位还活着的保镖已经疯疯癫癫,但这对拥有凝魄境魂力的玉凌来说,完不构成任何困扰。

“走吧,那个保镖被关在哪儿?”玉凌转头望向另一位助手。